翻譯:English 简体中文

聖經關于饒恕

神的饒恕

神容忍罪與神饒恕罪之間是有區別的。在審判日之前,神容忍了很多罪。

“還是你藐視他豐富的恩慈、寬容、忍耐,不曉得他的恩慈是領你悔改呢?你竟任著你剛硬不悔改的心,為自己積蓄忿怒,以致神震怒,顯他公義審判的日子來到。” 【羅馬書 2:4-5】

神的饒恕主要取決于悔改。但他的饒恕是絕對的。“東離西有多遠,他叫我們的過犯,離我們也有多遠。” 【詩篇 103:12】而且,“我不再記念他們的罪愆和他們的過犯。” 【希伯來書 10:17】

聖經關于悔改

“所以你們當悔改歸正,使你們的罪得以涂抹。” 【使徒行傳 3:19a】

悔改本身不只是一個人在行為上改邪歸正,雖然真心的悔改的確會帶來行為的改良。但悔改本身是真誠地尋求饒恕。在此之前是認識到罪和承認自己犯了罪。神所要求的悔改是有可見的效果的悔改。保羅在亞基帕王面前述說他的福音,“勸勉他們應當悔改,歸向神,行事與悔改的心相稱。” 【使徒行傳 26:20】施洗約翰也說:“你們要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 【路加福音 3:8】

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

耶穌在十字架上說了這句話。他這樣說,并不是饒恕他們全部的罪,而是饒恕他們把他釘十字架的罪。當然他們不曉得他們在做什麼。但無知不是借口。因為如果他們注意聽了就應該知道。他們無知是因為他們的罪。他們的眼睛昏花,良心敗壞,所以才能做出這樣的事來。然而耶穌還是在這件事上饒恕他們。所以在審判日上,雖然他們也許會對其它的事負責,但神將不在這件事上追究他們。

所以如果我們真像基督那樣去饒恕的話,在有的時候我們就應該饒恕別人對我們犯的某些罪,如果我們看出他們因為他們的罪性眼睛昏花,看不到他們所做的是罪,就像喪失了良心一樣。耶穌在十字架上和司提反在使徒行傳第七章堛漕狺l就是為這樣的人請求饒恕,他們的宗教狂熱使他們的眼睛昏花。然而這種饒恕可在聖靈的帶領下自己決定,也許在今天的一個應用就是饒恕伊斯蘭恐怖分子,他們出于宗教狂熱會殺害自己家的人。

基督徒的饒恕

有條件的饒恕

約翰福音 20:23
“你們赦免誰的罪,誰的罪就赦免了﹔
 你們留下誰的罪,誰的罪就留下了。”

向我們基督徒犯的罪同時也是對神的冒犯。在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綿羊與山羊的審判堙A主將審判這樣的事。但如果我們饒恕別人對我們所犯的罪,主也將饒恕。但這婸*d下罪(意思是不饒恕),說明在有些時候這樣做是恰當的。雖然這一節沒有說在什麼時候可以這樣做。其它一些經文,比如下面這些,說到這一點。

路加福音 17:3-4
你們要謹慎。
若是你的弟兄得罪你,就勸戒他。
他若懊悔,就饒恕他。
倘若他一天七次得罪你,又七次回轉說:
‘我懊悔了’,你總要饒恕他。”

注意這堛滷囓颽O懊悔。

馬太福音第十八章

18:15 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處的時候,指出他的錯來。
他若聽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
18:16 他若不聽,你就另外帶一兩個人同去,
要憑兩三個人的口作見証,句句都可定准。
18:17 若是不聽他們,就告訴教會。
若是不聽教會,
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稅吏一樣。

18:19 我又告訴你們,
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什麼事,
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參見【約翰福音 20:23】
18:20 因為無論在哪堙A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
那奡N有我在他們中間。”

18:21 那時彼得進前來,對耶穌說:
“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當饒恕他幾次呢?到七次可以嗎?”
18:22 耶穌說:“我對你說,不是到七次,乃是到七十個七次。

注意到這埵p果我們只讀第21節和第22節,我們的映像也許是耶穌在說無條件地饒恕。但如果我們讀了從第15節開始的上下文,我們就沒有這種誤解了。

注意第19節與第20節和【約翰福音 20:23】關于饒恕和留下罪之間的關系。作為基督徒,當我們饒恕那些對我們犯罪的人時,主也饒恕他們的那個罪。但那些我們不饒恕的,主也不饒恕他們對我們犯的罪。

“主怎樣饒恕了你們,你們也要怎樣饒恕人。” 【歌羅西書 3:13b】

主的饒恕通常不是無條件的,一般取決于悔改。

我們還有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第五章和第六章媞瑄虼滬茈Кo的基督徒的例子。他在【哥林多後書 2:7】媊ヴ中F他,但那是在他悔改之後。

真心悔改

有意思的是注意到耶穌緊接著就講了不饒人的仆人的寓言。在那個寓言堙A主人是在仆人請求寬恕他的債之後才饒恕了他。但也教我們如果這種悔改不是真心的話,饒恕應該被收回。因為能夠被神所接受的悔改是心靈和誠實堛漁洹鵅A而不只是空話。在解釋上面這樣的經文時,必須結合這個事實,比如“他若懊悔,就饒恕他。倘若他一天七次得罪你,又七次回轉說:‘我懊悔了,’你總要饒恕他。”【路加福音 17:3b-4】這不是說這個人故意犯罪,然後嘲弄般地來求饒恕,其實心媟Q的是要再這樣做。反之,無論對我們犯了多少次罪,但如果這個人真心地悔改,那麼就要真心地饒恕。如果他的悔改不是真心的,那麼對他的饒恕也不是。

但在現實中我們如何才能確定這種悔改究竟是不是真誠的呢?如果沒有懷疑它的明顯原因,那麼當然就應該假定是真誠的。饒恕取決于真誠的悔改。但這個人後來的行為証明他先前聲稱的悔改不是真誠的,而是試圖欺騙,那麼就應該像當初根本沒有饒恕一樣來對待他。

但這是不是說神會收回他對我們向他所犯的罪的饒恕呢?不會的。因為他知道我們的悔該是不是真誠的。他不需要我們將來的行為來確定這一點,因為他已經知道我們內心的態度。如果我們有這樣的知識,我們也永遠不需要收回對別人的饒恕。但我們沒有這種能力。但有些人知覺很靈敏,很會判斷別人的動機──特別是那些具有辨別靈的恩賜的人。但太多的人只是自認為是這方面的專家。因此必須要小心慎重。

真誠的饒恕

馬太福音 18:35 “你們各人若不從心媊ヴ之A的弟兄,我天父也要這樣待你們了。”

正如悔改必須是真誠的一樣,饒恕也必須真誠──當然在悔改是真誠的前題下。一個人的心堣應該懷恨。但饒恕是不是就意味著忘卻呢?神對我們的饒恕的確反映出這樣的特徵。因為經上寫到,在新約下:“我不再記念他們的罪愆和他們的過犯。”【希伯來書 10:17】但在具體做的時候這意味著什麼呢?比如說,你的朋友借了你的東西,把它弄壞了。他悔改了,你也饒恕他了。他又借了這樣東西,結果同樣的事又發生了,而且這接連不斷地持續了一段時間。當然你也許會問他的悔改是不是真誠的,但讓我們假定說他的悔改的確是真誠的,只是他有點笨手笨腳的或能力比較差或不夠成熟,無法正確地操作,或諸如此類。那麼當他再來借的時候,你是不是應該忘記他過去的表現呢?我覺得問題不在于饒恕,而在于智慧。雖然你也許不要他承擔罪責,就像一位母親不會要她的寶寶因為他尿濕了褲子而承擔罪責一樣,但她當然不會讓她的寶寶去開車!這不是罪責的問題,而是智慧和愛的問題。因此我們應該忘記那些我們已經饒恕了的人的罪責,但我們應該記住那些罪的本身,目的是要那個也許軟弱的地方幫助教導他。但那樣做是出于愛,而不是出于報復,就像【哥林多前書 13:5】堜畛羲漕獐芊A不計算人的惡。

饒恕人,你也必被饒恕

馬太福音第六章
6:14 你們饒恕人的過犯,
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的過犯。
6:15 你們不饒恕人的過犯,
你們的天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

有些人錯誤地以為他們可以以罪的生活方式生活,拒絕悔改,仍然將要得救,只要他們饒恕那些同樣以罪的生活方式生活,并拒絕悔改的人。那不是耶穌在此所教的。他的意思也不是說饒恕他人是一種工,我們必須要做這個工才能得救。他真正的意思是神的兒女的行為要像他們的天父。如果饒恕他人是我們的生活的一個自然的特徵(就像神饒恕人那樣),那麼這表明我們已經得救了,因此我們所有的罪將被饒恕。

馬可福音第十一章

11:25 你們站著禱告的時候,若想起有人得罪你們,就當饒恕他,
好叫你們在天上的父,也饒恕你們的過犯。
11:26 你們若不饒恕人,
你們在天上的父,也不饒恕你們的過犯。

這埵P樣使用了省略的說法,意思是指在他們已經悔改的罪上。還有:

“倘若這人與那人有嫌隙,總要彼此包容,彼此饒恕。主怎樣饒恕了你們,你們也要怎樣饒恕人。” 【歌羅西書 3:13】

因為基督對我們的饒恕取決于我們的悔改,所以這堳的也是也假定已經從造成嫌隙的罪上悔改,但還沒有被適當地饒恕。還有從上下文看,這堛滿妝憐飽走的是基督徒之間。在基督徒之間,我們自然地希望悔改通常實行的。

總不得赦免的罪

馬太福音 12:32 凡說話幹犯人子的,還可得赦免。惟獨說話幹犯聖靈的,今世來世總不得赦免。

這個總不得赦免,幹犯聖靈的罪也許還在希伯來書 6:4-6約翰一書 5:16婸”魽A這兩處也說到不得赦免的罪。關于那兩處的查經可通過聯接看到。雖然這甚至適用于“基督徒”,但看來這堳的是通向使人得救的對基督的信的狀態。因此這堳的犯這種罪的“基督徒”只是名義上的“基督徒”,他們還只是在通向拯救的路上。但無論如何,這是基督徒要謹慎的事。因為你怎麼知道你已經由神生了,如果你的行為所表明與之不符。(【哥林多後書 13:5】)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的是聖靈(【約翰福音 16:8】)聖靈常常通過其他基督徒來這樣做。拒絕聖靈的領引,把他當作邪靈,或以其它原因拒絕他就切斷了與神的接觸。雖然基督為人與神之間提供了一座橋梁,但一個這樣切斷了的人就無法找到這座橋梁。一個人可一拒絕基督,然而後來仍然可能通過聖靈証明他的罪,把他帶到基督。但若拒絕了聖靈的領引,就再沒有其它的機制來重新恢復這樣的領引。然而我相信這堜珨〞瑭黑p或拒絕是出于深信,而不只是一個觀點,褻瀆也不只是不加思考而說的話。但觀點會導至深信。

但如果我們像神饒恕那樣去饒恕,是不是也有對我們的靈犯的某種罪應該被看作是不可饒恕的呢?如果一個人把我們魔鬼化,以至出于深信而拒絕悔改,而且那是他們人生的選擇,那麼顯然他們也不會給我們提供任何機會來饒恕他們。這樣我們的心態應該不是看一個人是否犯了不可饒恕的罪,而是看我們是否為他們一旦悔改作好了准備。

無知的罪

正如耶穌在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路加福音 23:34b】時沒有附加任何條件一樣,我們也必須考慮將此應用到我們的基督徒生活堙C通常這更多地是應用到那些還沒有由神生的人。雖然神的兒女有時會因社會的影響而犯罪,而由于在靈堛漱ㄕ釆籉菑v還不知道,這種人一般在向他們指出聖經關于這件事是怎麼說的之後,會明白過來,因為他們有聖靈,而聖靈要教他們這樣的事。“我們是屬神的,認識神的就聽從我們﹔不屬神的就不聽從我們。從此我們可以認出真理的靈和謬妄的靈來。”【約翰一書 4:6】 那些把自己說成是在靈埵釆禲A但卻已經對他們的罪性辯解形成了牢固的信念,他們不能正確地對待對他們的責備,反而對聖靈采取敵的行動,正像那些迫害主的宗教領袖那樣,他們應該負更多的罪責。在他們拒絕悔改時,不應該因為他們的無知而饒恕他們。這樣的一個例子就是在加拉太書婸”鴘漕瑰偏它u割禮的人,他們是不顧惜羊群的狼。他們是假冒的宗教領袖,企圖把羊群誤導到罪堙C對他們來講,不應該說他們不知道他們所做的。

但關于饒恕無知的罪最通常是的應用在與非基督徒的交往中。保羅寫到:“我先前寫信給你們說:不可與淫亂的人相交。此話不是指這世上一概行淫亂的,或貪婪的、勒索的,或拜偶像的﹔若是這樣,你們除非離開世界方可。但如今我寫信給你們說:若有稱為弟兄是行淫亂的,或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罵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這樣的人不可與他相交,就是與他吃飯都不可。因為審判教外的人與我何幹?教內的人豈不是你們審判的嗎?”【哥林多前書 5:9-12】因此我們在饒恕非基督徒對我們犯的罪時應該感到有更多的自由,無論他們是否悔改。但這是一權利而不是義務。保羅常常受到非基督徒的迫害,但只有幾次行使了他的這種權利,以使他的事奉能夠進行下去。在進行我們個人的事奉時,我們也要容忍大量的來自世界的迫害,但在對待那些自認為是“基督徒”的人時,則是另一回事。

忍受罪

首先總結一下“主怎樣饒恕了你們,你們也要怎樣饒恕人。”【歌羅西書 3:13,】因此在這件事上要像神所行的那樣去行。

關于非基督徒

因此,比如關于神的仇敵耶穌說:“你們倒要愛仇敵,也要善待他們,并要借給人不指望償還。你們的賞賜就必大了,你們也必作至高者的兒子,因為他恩待那忘恩的和作惡的。”【路加福音 6:35】但我們又知道那些忘恩的和作惡的不能承受神的國,因此雖然忍受不事最終的饒恕──如果他們不悔改的話,如我們在前面提到的:“還是你藐視他豐富的恩慈、寬容、忍耐,不曉得他的恩慈是領你悔改呢?你竟任著你剛硬不悔改的心,為自己積蓄忿怒,以致神震怒,顯他公義審判的日子來到。”【羅馬書 2:4-5】

我們還有保羅提到的原則:“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 【哥林多前書 11:1】 因此,在這件事上要效法保羅。雖然他為神的仇敵的得救而做工,他說到基督徒從前是神的仇敵(【羅馬書 5:10】),他和其他使徒常常嚴厲地說到那些對福音硬了心的人。比如在他的生命即將結束時他說:“銅匠亞力山大多多地害我。主必照他所行的報應他。”【提摩太後書 4:14】但有時又充滿了憐憫。“弟兄們,我心堜珘@的,向神所求的,是要以色列人得救。” 【羅馬書 10:1】事實上保羅本人就是一個在成為基督徒之前蒙神容忍了他的罪惡行為的極好例子。

容忍不同于饒恕。比如我們注意到,神在一定時間內容忍人的罪性,但并不一定饒恕他們。在基督徒生活中也同樣。首先,對于非基督徒,在某些時候和情形下要容忍他們的罪惡的行為,就像神所做的那樣,但不是贊成他們的行為。在有些時候要容忍他們對我們犯的罪,但不一定要饒恕他們,正如神不一定饒恕他們一樣。

關于基督徒

如前面提到的,在基督徒中的饒恕取決于悔改,我們在哥林多前書奡N有一個這樣的例子,一個“基督徒”以罪的生活方式生活,保羅審斷了他,把他交給撒但,敗壞他的肉體。但在哥林多後書堙A這個人悔改了,保羅就饒恕了他。

但在基督徒生活中還有另一方面與饒恕有關,就是寬容或“彼此包容”。“總要彼此包容,彼此饒恕。”【歌羅西書 3:13b】彼此包容包括寬容其他基督徒的罪性。因此有時我們要懲罰其他基督徒的罪性,比如經上說:“但如今我寫信給你們說:若有稱為弟兄是行淫亂的,或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罵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這樣的人不可與他相交,就是與他吃飯都不可。” 【哥林多前書 5:11】但有時我們又要容忍他們的惡行。為什麼有這個區別呢,如何區別這兩者呢?

在基督徒中容忍某些罪的原因與容忍非基督徒的罪的原因基本相同──就是要給他們時間在靈埵赤齱A得到洞察力。從這個原則出發,我推測要容忍哪種罪──就是那些他們也許不知曉的罪,而不是那些按他們屬靈的成熟程度應該是很明顯的罪。

基督徒中所犯的很多罪雖然比較成熟的基督徒知道,但不太成熟的卻不知道。有些因做而犯罪,有些因不做而犯罪。比如,撒母耳承認說:“至于我,斷不停止為你們禱告,以致得罪耶和華。”【撒母耳記上 12:23】很多基督徒因停止為他們基督徒弟兄禱告而犯罪。這是因不做而犯罪的例子。而因做犯罪的一個例子就是哥林多前書第八章婸〞漲]所做的事違背了其他基督徒的良心而傷害了這些基督徒的良心。比如哥林多前書第八章婸”鴞Y祭偶像之物。但這個原則有很多應用。比如,這也許包括基督徒婦女穿挑逗性的衣著,基督徒在離婚之後與別人結婚,或賣樂透獎,或死吃濫脹。有很多事上,有些基督徒自己也許沒有定見,但他們的罪是他們傷害了其他在這些事上有定見的基督徒。因此保羅寫到這樣的行為說:“你們這樣得罪弟兄們,傷了他們軟弱的良心,就是得罪基督。” 【哥林多前書 8:12】保羅的應用是,如果某些行為雖然不違背你的良心但卻違背別人的良心的話,要麼不要在別人面前這樣做,要麼幹脆不要做。

我要推斷說,在基督徒中即使犯了這樣的罪,這些是要互相包容的例子。也就是說,基督徒的關系應該以每個人對子己的行為有一個好的良心,對他人的良心的傷害應該得到寬容,盡管這種傷害也許是有罪的。因此,比如說我不認為人在離婚後可以與別人結婚,但我不因其他基督徒不這樣認為而與他們斷絕基督徒關系,如果他們在好的良心和真誠的信埵瑼爾隉C

但正如神寬容非基督徒的罪不是要贊同他們的罪,而是允許他們悔改一樣,寬容基督徒同伴的罪是給他們時間和機會在靈埵赤齱A這樣他們也許會在那些他們需要成熟起來的地方得到認識。換句話說,你寬容他們得罪并不等于你不能與他們說那件事。

但盡管說了這些還是沒有搞清那些罪我們應當容忍的罪和那些我們不應該容忍的罪之間的界限。比如在【哥林多前書 6:9-10】堜狳畛|的那些不能承受神的國的人的行為特徵,保羅顯然不容忍這些,其中包括“辱罵”和“貪婪”。然而貪婪往往是一個程度的事,而辱罵,也就是誣告,常常微妙地出現在基督徒之間,要麼曲解別人的觀點,要麼亂給別人扣帽子。但保羅說的似乎是更為極端的,生活方式的和明顯的行為。否則,如果這些只是一些不明顯的行為的話,他就不能把人歸類。關于邊界條件,聖經其實不作答──只是告訴我們要遠離邊界。因此,我不能回答邊界條件的問題,只能說要敬畏神,不要尋找邊界。到頭來,只有那些想騎在籬笆上的人才需要知道邊界。

效法神

一個人對神的真正看法可以從他所模仿的顯示出來。人的行為顯示出他們關于神的信仰。并告訴別人他們關于神的信仰。如果行為與神的不同──不像神的兒女──告訴人的是一個假的福音。比如,在任何情況下都無條件地饒恕罪傳遞的是一個假福音。那不是神所做的。完全不容忍或饒恕罪所傳遞的也是一個假福音。作為神的兒女,行為就要像神的行為。


2020年10月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