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 English 简体中文

讓人們聽

神蹟的肯定

除了最後的一個禮拜他在十字架上為罪付出贖價以外,耶穌的事奉主要是由什麼組成的呢?由他的教訓和對他教訓的權威的証明組成。他傳道,并且行神蹟。這些神蹟意在肯定他的信息。

“我奉我父之名所行的事可以為我作見証﹔”約翰福音 10:25b

“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們就不必信我。我若行了,你們縱然不信我,也當信這些事,叫你們又知道,又明白父在我堶情A我也在父堶情C” 約翰福音 10:37,38
 

有人問:“我怎知神曾說話?”
讀讀他的話, 我非戲言。
叫死人復活, 醫治瞎子。
你將要發現, 証據頗多。
當著成千人, 有友有敵。
不隱且不密, 你可知否。
因神若說話, 他很明白。
我們需証椐, 話出他口。

但如果我們跟隨耶穌,我們是不是也要行神蹟呢?的確,使徒們行了神蹟。可是,他們是新約的作者,因此,從邏輯上講需要肯定他們的話。但現在聖經已經寫完了。就連今天那些聲稱預言式地在聖經之外說“神的話”的人也不敢公然地把這些話加進聖經堨h。只有聖經和聖經堛滌繴是神的道。其它所有的都只是看法而已。然而這個概念沒有被廣泛地得到接受,特別是在靈恩派堙A和甚至今天在很多福音派的人中,他們往往隨便地使用“神的道”這個說法(比如:“神對我說”或“我有一句從神來的話”或“牧師要給我們講一句神的話”)來指聖經以外的東西。如果他們要把東西加到聖經堨h,那麼他們就應該用神蹟來証明他們是有新啟示的先知。這是聖經所要求的。

神的道本身已經完成了。雖然有很多的應用還需要在聖靈的領引下得出來。但如果我們不行神蹟,怎麼肯定神的道呢?神的道本身解決了這個問題。因為聖經堜狴]含的不只是基督的教訓和關于他是誰的命題,還有關于他所行的神蹟的歷史記載。在傳神的道時,我們應當包括這些神蹟。的確,保羅肯定了在他傳神的道時,他總要講這些神蹟,比如耶穌從死奡_活是最終極的例子,証明了他的信息。

當我們向別人提議信基督的時候,這不應該是盲目的信。因為耶穌自己就沒有這樣要求,而是用神蹟來証明他自己。基督教與伊斯蘭教和東方的哲理不同,這些有很多的教訓或作品,但它們都沒有神蹟來肯定作者。耶穌神蹟的歷史事實是福音信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可能把歷史的耶穌和他的神蹟分開,而不毀壞他的整個信息。不可能把這些神蹟從它們的歷史分割出來,把它們僅看作是比喻,而不貶低它們的目的。

因此,我們不傳我們自己,或我們自己的看法,而是傳神的道和聖經堜畛羲滿A歷史上的基督。但人們為什麼要聽我們呢?耶穌行神蹟的目的不正是把人吸引到他那堙A這樣他們就會聽嗎?這難道不是在贏得聽眾,同時証明他的信息嗎?是的!但同時要從他的教訓和他的事奉明白,那些神蹟本身不能產生使人得救的信。這就是耶穌講財主與拉撒路的寓言要說明的。 “若不聽從摩西和先知的話,就是有一個從死奡_活的,他們也是不聽勸。” 【路加福音 16:31】他在約翰福音第六章堥洃迨d人吃飽的經歷也是如此。

賞賜的保証

因為罪性,人自然地不被神所吸引。因此神用幾種辦法把人吸引到他那堙C神蹟可以吸引人來聽。永生的保証和跟隨基督所得到的賞賜也吸引了人。這些賞賜不是在盡責任的意義下應許的,不是為服務所付出的報酬,而是出于神的恩典。雖然經上說:“吃蜜過多是不好的,考究自己的榮耀也是可厭的。” 箴言 25:27但耶穌鼓勵人們從神那奡M求榮耀。人們應該跟隨基督,因為那是正確的事,不是為了自私的原因,然而以“信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作為動機是符合聖經的信。希伯來書 11:6因此,因為人的不潔和固有的罪性,神用人自己的不潔來把他們吸引到他那堙C

神還用聖靈,“他既來了,就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 約翰福音 16:8就像云柱和火柱領著以色列人穿過曠野一樣,聖靈把尚未被贖的人領到對基督的信堙C

對什麼樣的人就作什麼樣的人

但作為基督的使者,我們除了傳道以外可以做什麼來把別人領到他呢?有些現代福音派的人幹脆放棄傳道,而靠所謂“生活方式傳福音”或被我稱為“與世俗為友傳福音”的方法。但使人得救的信不是由交朋友來的,就像不是由看見神蹟來的一樣,而“信道是從聽道來的” 羅馬書 10:17但我們怎麼才能使人認真地聽呢?我們用什麼方式交流他們才會聽呢?

保羅認識到這個問題,并力圖像他看到耶穌做的那樣去解決這個問題,那就是與別人認同,按照他們交流的方式去與他們交流。 “我雖是自由的,無人轄管,然而我甘心作了眾人的仆人,為要多得人。向猶太人,我就作猶太人,為要得猶太人。向律法以下的人,我雖不在律法以下,還是作律法以下的人,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向沒有律法的人,我就作沒有律法的人,為要得沒有律法的人。其實我在神面前,不是沒有律法,在基督面前,正在律法之下。向軟弱的人,我就作軟弱的人,為要得軟弱的人。向什麼樣的人,我就作什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歌林多前書 9:19-22

這包括在不是黑白分明的事上做出妥協,只要這樣做不違背一個人的良心。比如,保羅強烈地反對外邦人必須受割禮的要求。但他自己給提摩太行了割禮,提摩太的父親是希利尼人,以避免不必要地觸犯猶太人。他反對盡摩西律法的義務,但他自己作為基督徒還是參加了數個摩西律法的禮儀。類似地,他與外邦人認同,無論他們蒙召時是為奴的還是自主的。在使徒行傳第十七章他對希利尼人(也就是希臘人)說話的時候按照他們的思考方式給他們講福音,但不在真理上妥協,結果亞略巴古的一個成員,還又幾個其它的人都信了主。

你是不是有點太“信教”,以至人們無法與你認同呢?耶穌和保羅沒有隨身帶著宗教的圈套。他們穿著普通衣服,有普通的職業。他們與普通的人認同,住在他們中間。雖然他們說話帶著權柄,但他們卻以仆人的身份出現。在你傳福音的時候,你也許會感到你應該得到回報,因為你幫助這個人得到的是永生的生命。但在聽的人看來,你其實是在把東西從他那堮釣哄C你是在占用他的時間。因此我們不但要傳道,我們還要給他們報酬來讓他們聽。這種報酬可以是按照這個人的需要為他提供的各種服務。這樣做了已後,這個人也許會感到有義務來聽,做為對你的服務的報酬。另外我們可以用容易聽的形式來講。比如,耶穌以講故事的形式來講道。音樂是另一種方法。因此,在你考慮跟隨耶穌去事奉的時候,要記注你必須傳遞福音的信息,而且必須贏得別人的耳朵。



2020年09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