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 English 中文 Big5

永恒的保证
(一朝得救,永远得救)?

一、得救不取决于义的行为

依照圣经,在新约之下得救取决于什么呢?

以弗所书 2:8-9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

罗马书 4:1-5 如此说来,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凭着肉体得了什么呢?倘若亚伯拉罕是因行为称义,就有可夸的,只是在神面前并无可夸。经上说什么呢?说:“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做工的得工价,不算恩典,乃是该得的;惟有不做工的,只信称罪人为义的神,他的信就算为义。

约翰福音 3:36 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着永生(原文作‘不得见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

好消息就是得救是靠信基督,不在于一个人的表现,不在于一个人所做的工。那些信靠他们的好行为来得到或维持他们的得救状态的人不信基督的血。因为“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 【罗马书 3:25a】还有“他便救了我们,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乃是照他的怜悯,” 【提多书 3:5】因此得救不取决于我们所做的工。

以表现为基础的得救是靠律法称义,靠遵从一套道德准则。“所以,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称义,因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但如今,神的义在律法以外已经显明出来,有律法和先知为证:就是神的义,因信耶稣基督,加给一切相信的人,并没有分别;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如今却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地称义。” 【罗马书 3:20-24】因此,“圣灵和新妇都说:‘来!’听见的人也该说:‘来!’口渴的人也当来;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启示录 22:17】“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乃是永生。”【罗马书 6:23】

但有些人对得救是白白得来的礼物这个福音感到不安,声称这样一个概念会导致放荡无羁的行为。结果我们就可看到异端,混在羊群中的狼,他们篡改福音,把得救看作是取决于一个人的行为,这样就把得救说成是取决于一个人所做的工,决于一个人的行为。

这个异端并不新鲜。即使在保罗的时代,就在彼得、雅各和约翰的鼻子低下,就有这样一个异端站起来说:“必须给外邦人行割礼,吩咐他们遵守摩西的律法。” 【使徒行传 15:5】 保罗在加拉太书里说:“因为有偷着引进来的假弟兄,私下窥探我们在基督耶稣里的自由,要叫我们作奴仆。”【加拉太书 2:4】同样,今天也有人声称,比方说,如果你不遵守十诫,那么你就将失去你的得救状态。或者为了得救,你必须经过某些仪式,比如在水里受洗。还有人则加进各种各样的条件。但所有都与一世纪那些奉割礼的异端有同样的灵。

二、得救与行为的因果关系

异端的人用很多经文来把人误导到另一个福音去——一个墨守律法的福音。甚至加拉太的各教会都在这一点上被引入歧途,保罗给他们写信说:“我希奇你们这么快离开那借着基督之恩召你们的,去从别的福音。那并不是福音,不过有些人搅扰你们,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但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加拉太书 1:6-8】

那些从神的恩典的福音转向另一个福音的人,是从一个不以人的表现为基础的拯救转向一个以某种行为,某种标准的表现,遵行某些条例、规则或礼仪为基础的拯救,他们是与基督隔绝的。“你们这要靠律法称义的,是与基督隔绝,从恩典中坠落了。” 【加拉太书 5:4】

但作为这样的人是如何用圣经为他们墨守律法的福音辩解的一个例子,他们会引用比如【哥林多前书 6:9-10】,这两节说:“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吗?不要自欺!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亲男色的、偷窃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

新约里有很多这种把人的行为与他们的得救状态联系起来的经文,比如【以弗所书 5:5-6】,【加拉太书 5:18-24】,【约翰一书 3:7-8】,以及很多在福音书里的经文。

这些异端以下面的逻辑来使用这些经文:

异端的假设
但他们的逻辑的错误就在于,无论是不是有意的,他们没有考虑到这种联系的本质,人的行为与他们的得救状态之间的因果关系。

我首先要说的就是,当一个人信基督时,他就在那个时刻得救了。假如他要等到行出他的信时才得救,无论是改变行为或受洗或诸如此类,那么得救就在于做工,但事实并非如此。再者,当人得救时,他们的行为就被圣灵改变,以至于他们的生活方式有义的特征,而不具有罪的特征。因为,“凡从神生的就不犯罪,因神的道(原文作“种”)存在他心里;他也不能犯罪,因为他是由神生的。”【约翰一书 3:9】而因为这样,一个人的得救状态可以从他们的行为里看出来,就如约翰接下来所讲:“从此就显出谁是神的儿女,谁是魔鬼的儿女:凡不行义的就不属神,不爱弟兄的也是如此。”【约翰一书 3:10】

因此,像【哥林多前书 6:9-10】这样的经文说的不是得救取决于行为,而是说通过行为可以看出一个人是不是已经得救。考虑紧接着【哥林多前书 6:9-10】的这一节:“你们中间也有人从前是这样。但如今你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并借着我们神的灵,已经洗净,成圣称义了。”【哥林多前书 6:11】注意到他说:“从前是”。即便他是在写信给那些已经成为真正的信徒,因此已经洗净。但注意到行为的改变是如此不可避免,因为由神生的重生的效果,他们中间没有一个人可以被概括成“恶人”。没有一个人可按这些项罪恶的行为来概括。

因此这个异端对这些经文所持的立场只不过是在偷换概念,因为实际上没有任何由神生的人继续按罪的生活方式生活。

但有些人用反证法说他们知道某某人“真正”得了救,但却继续以罪的生活方式生活,接着就以其为基础得出他们的教义。与此相反,我鼓励大家由圣经得出他们的教义,以圣经所教的来检验他们的经历。

比如关于所谓的信徒继续以罪的生活方式生活,我要对他们究竟是不真的信徒置疑。事实上约翰更进一步地说这种人其实从来就没有得救。因为他说:“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却不是属我们的。若是属我们的,就必仍旧与我们同在。他们出去,显明都不是属我们的。” 【约翰一书 2:19】

三、失去了信?

那些相信你可以失去你的拯救的人有两类。一类就是我在前面提到的,他们是异端,是那些墨守割礼的异端的后代。但另一类是那些承认得救唯一取决于信基督——虽然假定那是付之于应用的信,也就是说真正的信。这种人承认人得救是在把信行出来之前,而且承认不会因达不到要求而失去拯救。

虽然我不愿意使用“显然”或“清楚”这样的字眼,因为这样的字眼常常用在事情并不清楚的辩论里,但我要说,因为看到新约里讲了很多关于得救取决于信基督,人若不信基督就不能得救,他们的立场显然是正确的。同样,如果一个人到死还不信,那么他将被定罪,在火湖里遭受神的忿怒。是的,我这一点与他们认同。

但我不认为一个事实上已经信基督,因而由神生,并被赐与圣灵,在重生里被洗掉先前的生活的人能够接下来变成不信的。有这种人存在吗?

在现实中,我的观点,也就是永恒的保证,与这种观点没有什么区别。因为如果有人声称信,但又失去了他的信,我要说,他一开始其实就没有真信,而其它这些人则说他失去了他的拯救。但两者都同意,在目前这个不信的状态里,这个人是没有得救的——也就是说我与这些人都同意福音是:“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使徒行传 16:31b】

但我要说没有任何一条经文清楚地表明一个曾经真正信基督,因而得了救,由神生,接受了圣灵(“这圣灵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以弗所书 1:14】)的人,后来又变成不信的人。

四、使人得救的信

考虑到圣经有时把假弟兄称为“信徒”这个事实。比如,对比“惟有几个信徒是法利赛教门的人起来说:‘必须给外邦人行割礼,吩咐他们遵守摩西的律法。’”【使徒行传 5:15】与加拉太书里保罗对同一件事的描述:“因为有偷着引进来的假弟兄,私下窥探我们在基督耶稣里的自由,要叫我们作奴仆。”【加拉太书 2:4】因为使徒行传说的是他们外表上所声称的和归属,但保罗说的是他们内心里真正信的是什么。

耶稣和保罗同样还说到披着羊皮的狼。因此,外在的“信”只与皮肤一样浅。我认为这样的信不是能够使人得救的信。的确,雅各承认有一种信不能使人得救:“我的弟兄们,若有人说自己有信心,却没有行为,有什么益处呢?这信心能救他吗?”【雅各书 2:14】不付之于应用的信不能使人得救,因为这样的信不是真正的信。任何人如果真正地信某件事将会为之采取行动。

同样,保罗说到“徒然”的信,我认为指的就是不真实的信。比如他说:“并且你们若不是徒然相信,能以持守我所传给你们的,就必因这福音得救。” 【哥林多前书 15:2】 注意这里使用的时态,非用圣徒的坚忍不拔的教义就无法解释这一点。因为他没有说:“能以持守我所传给你们的,就必将因这福音得救”而是说:“能以持守我所传给你们的,就必因这福音得救”因为人若不能在信里持守,那表明的不是他们失去了他们的拯救,而是他们从来就没有得救,他们徒然相信。同样注意到耶稣借用撒种的把种子撒在磐石上对那些“信了一阵”的人的比喻:“那些在磐石上的,就是人听道,欢喜领受,但心中没有根,不过暂时相信,及至遇见试炼就退后了。” 【路加福音 8:13】注意到神的道只待在表面上,没有在他们的心里扎下根,因此他们是徒然相信,只有肤浅的信,而没有真正的信。

【约翰一书 2:19】 里,约翰衡量那些离开信的人,把他们算作一开始就从未得救的,他是根据这个原则:“若是属我们的,就必仍旧与我们同在。”

使人得救的信是能够坚忍到底的信。因此耶稣说:“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 【马太福音 24:13】

五、其它关于永恒保证的经文

问题在于,我们作为被造物能不能使我们自己与基督分开,或者有没有什么能够来使我们与基督分开。保罗写到:“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 【罗马书 8:38-39】 因为我们都是被造物的一部分,而因为没有任何被造物能够使我们与基督分开,从逻辑上讲,我们不能使我们自己与基督分开。再注意到“将来”这个词。也没有任何发生在将来的事能够使我们与基督分开。换句话说,这节经文支持永恒的保证,而推翻这一点的负担在那些对此持其它看法的人。

有很多经文表达了对一个得救的人的完全保证,如果拯救是可以失去的就不能这样讲。比如保罗说:“主必救我脱离诸般的凶恶,也必救我进他的天国。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提摩太后书 4:18】如果他有进地狱的可能,那么从逻辑上他就不能这样讲。

所有说得救取决于信,而使用不定过去时的经文也同样。希腊文(新约原来是用希腊文写的)用不定过去时来表达发生在过去某个时刻或历史上的事件,这不同于现在时。现在时用来表达一种连续性,这种连续性比英语里一般所表达的要更强。

(基于过去的条件或某个时刻的事件对永生的保证)

约翰福音 10:9 我就是门, (εαν) 从我进来(主格不定过去时) 的,必然得救 (将来陈述语气) 并且出入得草吃。(全是将来陈述语气)

使徒行传 2:21 凡求告(主动语气不定过去时) 主名的,就必得救。(将来陈述语气)

使徒行传 16:31 他们说:“当信祈使语气不定过去时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将来陈述语气)

罗马书 6:5 我们若 (完成式) 在他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也要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

罗马书 6:8 我们若是与基督同死(不定过去时),就信必与他同活

罗马书 10:9 你若(εαν)口里认(主动语气不定过去时)耶稣为主,心里信 (主动语气不定过去时)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

提摩太后书 2:11 有可信的话说:“我们若与基督同死 (不定过去时)也必与他同活

将来陈述语气基本上是保证将要发生的事,而不只是可能或有可能会发生的事。因为主动语气是用来表示可能性,而陈述语气用于确定性。但注意到其条件。这里每个保证将来得救的例子都取决过去某个或某个时刻的事件,而不是连续的信。这不是说没有连续的信,事实上的确有连续的信。但因为坚忍不拔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得救可说是完全取决于一个人最初的信,如果那是真正的话。

如果得救是可以失去的话,那么说如果你现在信,在现在的某一时刻,你将来必定得救就是谎言。因为如果一个人有可能失去他的信的话,那么他们在将来的某个时刻失去拯救就是一个可能,因此这些保证就应该用主动语气,而不是陈述语气。但事实上这些保证使用的是将来陈述语气表明说话的人支持永恒的保证。

对此的唯一的可能反驳就是假定作者是用省略的方式这样说的,没有说到可能的例外。但证明这一点的负担在他们,作为说话的一种方式,省略的说法一般用在听者对这个例为很熟悉,因此不需要多说。但如果你拿比如说【使徒行传 16:31】 我想很清楚保罗的禁卒对圣经不是圣经学者。

同样,从这些说无条件的保证的经文里,你不觉得失去拯救是可能的。“那在基督里坚固我们和你们,并且膏我们的就是神。他又用印印了我们,并赐圣灵在我们心里作凭据(原文作“质”)。” 【哥林多后书 1:21-22】 “你们既听见真理的道,就是那叫你们得救的福音,也信了基督,既然信他,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这圣灵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原文作“质”),直等到神之民(“民”原文作“产业”)被赎,使他的荣耀得着称赞。” 【以弗所书 1:13-14】 已经被印印了,保证了永恒的生命,这听上去不像一个可以失去的拯救的语气。

六、自由恩典论者

还有另外一个圣学观点需要加以评论,也就是说,自有恩典神学。这些人相信永恒的保证,但与我不同,他们更与我在前面提到过的那些贬低重生的效果。因此,他们说尽管一个人也许真正地信了基督,而且得了救,但仍然可以按罪的生活方式生活,或离开信,但仍然维持他们的得救状态。这些人与其它人一起否认:“凡从神生的就不犯罪,因神的道(原文作“种”)存在他心里;他也不能犯罪,因为他是由神生的。”【约翰一书 3:9】因此,他们就否认:“从此就显出谁是神的儿女,谁是魔鬼的儿女:凡不行义的就不属神,不爱弟兄的也是如此。”【约翰一书 3:10】圣经说:凡从神生的就胜过世界;” 【约翰一书 5:4a】每一个由神生的人都胜过世界吗?我说:“是的”但我在此提到的其它这些人却不认为如此。“胜过”包括行为吗?当然包括。读一下启示录的前三章,那里常用到“胜过”这个词。或更清楚不过地: 得胜的,必承受这些为业。我要作他的神,他要作我的儿子。惟有胆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杀人的、淫乱的、行邪术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说谎话的,他们的分就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这是第二次的死。” 【启示录 21:7,8】这里“惟有”表明所胜过的这些相反的行为,说的是那些将落在火湖里的人。

还有,自由恩典神学无法解释有关以人的行为为基础,判断他们的得救状态的经文。考虑我在前面提到过的【哥林多前书 6:9-10】或类似说到那些不能承受神的国的人的一系列特征的经文,比如【加拉太书 5:19-21】其结尾是这样的:“行这样事的人必不能承受神的国。”在迫不得已时,自由恩典论者最后会用炼狱的情形来解释这些经文。而要从炼狱的情形被救出来,他们结果会得出与墨守律法的人实质上完全相同的立场。你比方说,李常受的地方教会提倡自由恩典神学,他们的一个神学领袖倪柝声写了下面这段话:“人如果已经是个基督徒了,他的手和脚仍常常去犯罪,他在天国里,就要受永火的刑罚,不过不是永远受,而是在天国时期受。” 《神的福音(卷二)》第二十四篇顺便说一下,“天国时期”有一千年。因此他们声称有些真正信基督的信徒将在永火里受一千年的刑罚。在我看来,这与天主教在这一点上的立场没有什么区别。

因此自由恩典神学不但在重生和成为圣洁对人的行为的效果上有所不足,而且它关于罪得赦免,以及从神的忿怒中得救的概念也严重地欠缺。

更多关于自由恩典神学见http://www.bcbsr.com/topics/freegrace_gb.html



有关永恒保证的笔记


引言

圣经是怎么教的?
基督徒应不应该生活在惧怕中?
支持“永恒的保证”的经文
被引用来反对“永恒的保证”的经文

引言

得救是靠信基督,但不是什么样的信都能使人得救。信必须有正确的内容和正确的质量才能被神接受,使人得救。 那些决定跟随基督的人往往在这两者之一里有所不足,因此要走过一段“唯名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虽然他们被称为“基督徒”,但却还没有由神生。
 
尚未得救
已得救
非基督徒
唯名的基督徒
由神生的基督徒
非基督徒
基督徒

然而,一但人由神生,因而得救以后,他还能失去他的得救状态,回到唯名的基督徒或非基督徒的状态吗?对这一点,有不同的观点。
 

一朝得救,永远得救
你可以失去你的得救
自由恩典派
尊主得救派
阿民念派

在基督徒里往往对加尔文主义关于圣徒坚忍不拔的教义和自由恩典神学关于永恒的保证的教义含糊不清。这里是对两个教义的一般性总结:

自由恩典神学

这个教义认为信徒可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陷入罪中,而且真正的信徒有可能离弃道理但不失去拯救。这主要是豁免主义的教义。那些持这种观点的人说因为拯救是不定过去时,因此一但一个人被转变了,他或她就不能变回去,无论情形如何。我听说持这种观点的神学家有Charles Stanley, Zane Hodges, Charles Ryrie, Erwin Lutzer, Robert Thieme, Michael Cocoris, John Hart, Chuck Swindoll, Earl Radmacher, 他们都相信自由恩典神学。
加尔文主义(圣徒的坚忍不拔)或(尊主得救)
这个教义认为那些因得救而蒙拣选的人将持守到底。圣洁和信实将是信徒的标志,真正的信徒将永远不会后退或离弃这个信。那些持这种观点的人承认暂时的罪会来到信徒的生活中,但圣洁和义将是信徒不变的生活方式。这个观点否认基督徒能够失去他们的拯救的看法。这个观点在很多以约定为基础的教派里战主导地位,比如长老宗和归正浸信派。我听说持这种观点的神学家有John MacArthur (浸信派), R. C. Sproul (长老宗), J. I. Packer (长老宗), John Gerstner, J. M. Boice, Kenneth Gentry, and James Kennedy。

加尔文在他对【约翰一书 3:8-10】的注释里说:
“(使徒)约翰否认任何人属于基督,除非这个人是义人,并从他所做所为里表现出这一点来;……从此可的出两个结论,那些被罪辖制的人不能被算作是基督的成员,他们无论如何不属于他的身体……所有由神生的人都过着义的和圣洁的生活,因为神的灵在我们里面持续他的恩直到最后,因此不可动摇的坚忍被加到了新的生命里。因此,让我们不要像诡辩家那样想入非非,以为这是一个中性的运动,结果给人留下要么跟随,要么拒绝的自由;但让我们知道,我们自己的心是被神的灵所统治的,所以我们的心总是与义联在一起……约翰宣告,所有不生活在义中的人就不属于神,因为所有蒙神召的人,神都用他的灵使那个人重生。因此生活的新样是神的接纳的永远的证据。”约翰·加尔文

有些受阿民念主义影响的人在听说查尔思·冯尼(Charles Finney)对此所持的立场时也许会吃惊。因为冯尼虽然常常被归为阿民念派,因为事实上他在他的某些神学观点上的确如此。但关于这件事他说:“福音使人称义的另一个效果就是确保使人成为圣洁。它不但确保了所有使人成为圣洁的条件,而且确保了这个工作的实际完成,所以每一个真正转变了的人都肯定将在顺服里坚忍,直到他配进天堂,实现得救。”

阿民念主义
这个教义宣称你可以失去你的拯救。这个教义说你通过信基督获得拯救,但在此之后你必须维持你的得救状态,否则就会失去拯救。在阿民念派里也有一些差异,有些认为人会因为犯罪而失去拯救(按照这种观点,要维持你的得救状态,就必须保持某种外在的表现或行为。)[我将他们称为“超卫斯理派”];有的认为你失去拯救是因为不再信了[我称这些人为卫斯理派];有些则是这两者的混合。阿民念派倾向于在由卫斯理传统衍生出来的教会里站主导地位,比如循道宗(Methodist)和五旬节派(Pentecostal),包括神召会(Assembly of God)。

圣经是怎么教的?

1、一个由神生的人能够离开基督吗
约翰一书 2:19
“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却不是属我们的。
若是属我们的,(一朝得救)
就必仍旧与我们同在。(永远得救)
他们出去,显明都不是属我们的。”
约翰在这里指出,离开基督表明他们从来就没有由神生
2、由神生的人能够以罪的生活方式生活吗
约翰一书 3:6
凡住在他里面的就不犯罪。
凡犯罪的是未曾看见他,也未曾认识他。

按照这一节的后半部分,凡以罪的生活方式生活的人从来就没有成为“真正”的基督徒。他从未认识基督。他从未由神生。还有,按照这一节的第一部分,凡“住在他里面的”(由神生的——真正的基督徒)都不以罪的生活方式生活。为什么呢?几节之后,约翰在【约翰一书 3:9】里解释说:

“凡从神生的就不犯罪,因神的道(原文作“种”)存在他心里;他也不能犯罪,因为他是由神生的。”

“不能”一词译自希腊文“δυναμαι”,指的是能力。这个词还可见于:“凡靠着他进到神面前的人,他都拯救到底,因为他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希伯来书 7:25】那些由神生的人就失去了以罪的生活方式生活的能力,因为神的种(圣灵)住在他里面。“存在”一词译自希腊文“μενω”,这个词在【约翰一书 3:6】里被译作“住在”,这里的意思也同样。(见下面关于“μενω”的学习。)

另见【约翰一书 3:9】的不同解释的对比

结论
对自由恩典论者和阿民念派的人对加尔文的第五点关于圣徒的坚忍不拔的异议的基本解释就是一但由神生,基督徒就失去了选择离开基督的能力,他也失去了选择以罪的生活方式生活的能力。如果他作出任何一个相反的选择,就表明他还没有由神生。这是圣经所教的。自由恩典论者和阿民念派的人倾向于反对这个概念因为两者都认为在由神生之后,你的自由意识没有改变。

基督徒应不应该生活在惧怕中?

如果一个教义没有应用,那么这个教义就与基督徒的生活无关。永恒的保证教义的应用是什么呢?其应用之一就是考虑基督徒是不是应该生活在对落入地狱的惧怕中。如果应该的话,惧怕的原因是什么呢?

自由恩典 提倡“无惧怕”哲学,无论所谓的“基督徒”表现如何。即使一个人离弃真道,不信基督,这个人仍然是“得救”的。

尊主得救 提倡基督徒应该惧怕,因为他们也许只是唯名的基督徒,尚未由神生。因此他们怕的不是失去拯救,而是他们也许还没有得救。

阿民念派 提倡基督徒应该怕他们会失去他们的拯救

圣经 提倡加尔文主义在这个问题上观点,因为显然有些地方警告要确实你的确已经由神生了,比如“你们总要自己省察有信心没有,也要自己试验。岂不知你们若不是可弃绝的,就有耶稣基督在你们心里吗?”【哥林多后书 13:5】,并且警告唯名的基督徒不要离弃真道(我将在下面讨论),然而同时也提倡真正信徒的保证(比如以弗所第一章和【约翰一书 4:15-18】),以及别的地方。事实上在【约翰一书 4:18】提倡那些生活在基督里的人不要怕被定罪,罗马书第八章也同样。


支持“永恒的保证”的经文

耶利米书 32:38-41 (关于新约的保证) “他们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他们的神。我要使他们彼此同心同道,好叫他们永远敬畏我,使他们和他们后世的子孙得福乐,又要与他们立永远的约,必随着他们施恩,并不离开他们,且使他们有敬畏我的心,不离开我。我必欢喜施恩与他们,要尽心尽意,诚诚实实将他们栽于此地。”

约翰一书 2:19,约翰一书 3:6-9 (如前面所解释的那样)

约翰福音 5:24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约翰福音 6:37 “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 (与前面提到的【耶利米书 32:40】结合起来。)

约翰福音 10:28 “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

罗马书 6:8 “我们若是与基督同死,就信必与他同活;”

罗马书 8:9-10 “如果神的灵住在你们心里,你们就不属肉体,乃属圣灵了。人若没有基督的灵,就不是属基督的。基督若在你们心里,身体就因罪而死,心灵却因义而活。”

注意到加尔文主义关于圣徒坚忍不拔的观点。如果你是属基督的,那么圣灵就住在你里面,你的外貌和生活方式就不在由你自己控制(失去了自由意识),而是由圣灵控制。在这个情况下,经上说:“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 【罗马书 8:1】或者,如果你喜欢钦定译本的话:"There is therefore now no condemnation to them which are in Christ Jesus, who walk not after the flesh, but after the Spirit." (如【罗马书 8:9-10】所说的,那些属基督的自然满足这个条件。)
罗马书 8:28-30 “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因为他预先所知道的人,就预先定下效法他儿子的模样,使他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预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

哥林多前书 1:8-9 “他也必坚固你们到底,叫你们在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日子无可责备。神是信实的,你们原是被他所召,好与他儿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一同得分。”

哥林多前书 3:15 “人的工程若被烧了,他就要受亏损;自己却要得救,虽然得救乃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

【哥林多前书 3:11-15】说的是真正的信徒所面临的审判。虽然所有这样的人都将有永生,但根据他们的表现,有些人要比其它人得到更多的赏赐。这并不与【约翰福音 5:24】矛盾,那里说这样的人就不再被定罪了,那一节里所说的“定罪”指的是白色的大宝座前的审判,届时不信的人将被投入地狱。而这里说的审判,受审判的不是人本身,而是他所做的工,有些将被烧毁。
哥林多后书 1:21-22 “那在基督里坚固我们和你们,并且膏我们的就是神。他又用印印了我们,并赐圣灵在我们心里作凭据(原文作“质”)。”

以弗所书 1:5 “又因爱我们,就按着自己意旨所喜悦的,预定我们借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

以弗所书 1:11 “我们也在他里面得了基业(“得”或作“成”),这原是那位随己意行作万事的照着他旨意所预定的,”

以弗所书 1:13-14 “你们既听见真理的道,就是那叫你们得救的福音,也信了基督,既然信他,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这圣灵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原文作“质”),直等到神之民(“民”原文作“产业”)被赎,使他的荣耀得着称赞。”

希伯来书 7:25 “凡靠着他进到神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为他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

彼得前书 1:3-5 “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他曾照自己的大怜悯,借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重生了我们,叫我们有活泼的盼望,可以得着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为你们存留在天上的基业。你们这因信蒙神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着所预备,到末世要显现的救恩。” (参考【以弗所书 1:14】

约翰一书 5:4 因为凡从神生的就胜过世界;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


解释被引用来反对“永恒的保证”的经文

撒种的寓言

路加福音 8:13 “那些在磐石上的,就是人听道,欢喜领受,但心中没有根,不过暂时相信,及至遇见试炼就退后了。”

他们的信一开始就没有能够使人得救的价值。不是任何质量的信都能被神接受。这些人是尚未得救的唯名的基督徒。

关于从恩典中坠落的经文:

加拉太书 5:4 “你们这要靠律法称义的,是与基督隔绝,从恩典中坠落了。”

唯名的基督徒正走在通向拯救的路上,被墨守律法的假教师引入歧途。他们从恩典的概念中坠落了。只是有保罗所传的恩典这个概念还不能使人得救。因为接受某个概念并不等于把某件事当作深深的信来接受。这一点从他们听了墨守律法的教师之后没有能够把恩典当作深深的信来持守表现了出来。(就如超阿民念派拒绝恩典的概念一样。)


关于“μενω”的经文:

使用希腊文“μενω”一词的经文往往被误解,常常由于对这个词的翻译的误解。希腊文“μενω”一词的意思就是“住在,使结合,居住”。比如“住在我里面”这样一个命令常常被误解为:“像你已经做的那样继续保持在我里面。”而实际上其意义是:“从现在起开始住在我里面,并永远继续下去。”这里的问题就在于一个已经“住在”基督里的人能不能停止住在基督里,而以罪的生活方式生活,失去他的拯救。约翰的回答是:不能!
约翰一书 3:6 “凡住在他里面的就不犯罪。凡犯罪的是未曾看见他,也未曾认识他。

按照这一节的后半部分,没有以罪的方式生活的人曾经是真基督徒。他从来没就不认识基督。他还没有由神生。进一步地讲,按照这一节的前半部分,凡“住在他里面的”(就是由神生的——是真基督徒),没有一个按罪的生活方式生活。为什么呢?几节之后,约翰在【约翰一书 3:9】里解释说:

“凡从神生的就不犯罪,因神的道(原文作“种”)存在(“μενω”)他心里;他也不能犯罪,因为他是由神生的。”

“不能”一词译自希腊文“δυναμαι”,指的是能力。那些由神生的人就失去了以罪的生活方式生活的能力,因为神的种(圣灵)住在他里面。“存在”一词译自希腊文“μενω”,这个词在【约翰一书 3:6】里被译作“住在”,这里的意思也同样。

“住在基督里”不是得救的条件,而是对得救的人的描述。有没有任何经文说一个一直住在基督里的人又停止住在基督里,并失去他的得救状态了呢?让我们抱着这个问题继续考查一下其它经文。

约翰福音 15:5-6 “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常在(“μενω”)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什么。人若不常在(“μενω”)我里面,就像枝子丢在外面枯干,人拾起来,扔在火里烧了。”

“不常在我里面”:不是说这个人一开始曾住在基督里。但那些真基督徒不可避免地要结果子,不是因为他们自己的努力,而是因为基督通过他们结了果子。

约翰福音 15:2 “凡属我不结果子的枝子,他就剪去;”这里“属”没有用“μενω εν”,而只是“εν”。我相信指的是那些属于可见的教会的人,他们只在表面上知道基督,但还没有与基督建立起活的关系,这从他们不结果子上表现出来。

注意按照第五节,那些与葡萄树有活的关系的枝子不可避免地会结出果子来。一个枝子如何结果子呢?它不过是开通了一条渠道,使养分从葡萄树输送到果子里去。为什么有些枝子不结果子呢?因为它们只在表面上相联,但在里面并没有向主开通。这些是唯名的基督徒。

约翰一书 2:24 “论到你们,务要将那从起初所听见的常存在(“μενω”)心里。若将从起初所听见的存在心里,你们就必住在(“μενω”)子里面,也必住在父里面。”

这一节的意思可以是:“务要确保你不是一个唯名的基督徒,而是一个真基督徒(由神生的)。如果你信你起初所听见的,并深深地信(而不只是视之为一个观点),那么我保证你将继续住在基督里。”注意到约翰是在给那些称自己为“基督徒”的人说话,但他怎么知道他们是不是真基督徒呢?这是约翰一书的主题——如何看出那些由神生的。约翰一书还举了很多关于那些称自己是基督徒,但其实不是的例子。


指的是群体而不是个人

有很多经文指的是群体,比如对某些教会或社会发出警告。但拯救是以个人为基础的。因此要当心不要把这些经文理解成是对个人说的,一但得救还能失去。

犹太人社会和外邦人社会

罗马书 11:19-23 “你若说:‘那枝子被折下来是特为叫我接上。’不错。他们因为不信,所以被折下来;你因为信,所以立得住。你不可自高,反要惧怕。神既不爱惜原来的枝子,也必不爱惜你。可见神的恩慈和严厉:向那跌倒的人是严厉的,向你是有恩慈的,只要你长久在他的恩慈里。不然,你也要被砍下来。而且他们若不是长久不信,仍要被接上,因为神能够把他们从新接上。”

从上下文可以看出保罗指的不是个人,而是社会。他指的是犹太人社会作为一个整体是被折下来的“枝子”。但对个人来说并非如此,因为很多犹太人的确信了。说到底,保罗自己就是犹太人。保罗关于“被砍下来”的警告指的是外邦人作为一个群体,或更明确地说,对这些“基督徒”所居住的社会讲的。耶稣在启示录的前三章里重复了这个警告,他说:“你若不悔改,我就临到你那里,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启示录 2:5b】大部分早期基督教会所在的地方现在都被伊斯兰教所统治——他们的灯台的确被从原处挪去了。为什么呢?因为那些教会变成了唯名的教会。

启示录里的教会

启示录 2:5 “所以应当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你若不悔改,我就临到你那里,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

这个教会作为一个整体变成了唯名的教会,最后不再是周围社会的灯台。

启示录 3:1-5 “你要写信给撒狄教会的使者,说,那有神的七灵和七星的,说,我知道你的行为,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你要儆醒,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衰微原文作死)。因我见你的行为,在我神面前,没有一样是完全的。所以要回想你是怎样领受,怎样听见的。又要遵守,并要悔改。若不儆醒,我必临到你那里如同贼一样。我几时临到,你也决不能知道。然而在撒狄你还有几名是未曾污秽自己衣服的。他们要穿白衣与我同行。因为他们是配得过的。凡得胜的,必这样穿白衣。我也必不从生命册上涂抹他的名。且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众使者面前认他的名。”

这个教会的成员大多是死的、尚未得救的、唯名的基督徒,正像耶稣所说:“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在【约翰福音 5:12】里,耶稣说:“人有了神的儿子就有生命;没有神的儿子就没有生命。” 很多这些基督徒没有神的儿子。但有些人的确有,对他们,耶稣保证永不把他们的名字从生命册上涂抹掉。

有些人指出,“我也必不从生命册上涂抹他的名”意味着有些名字本来在生命册上的人,后来名字又从生命册上被涂抹掉了。但我要指出:“然而,不要因鬼服了你们就欢喜,要因你们的名记录在天上欢喜。” 【路加福音 10:20】这是对他的门徒们讲的,这其中我们假定也包括犹大,但他后来被定了罪。他失去了他的拯救吗?

还有,在圣灵五旬节到来之前,没有人由神生,所以对那些由神生的人的保证只有到那时才实现,耶稣也许不是在告诉他们他们的名子事实上已经在当时被记在生命册上。比如,如果我说:“不要因洒了牛奶而伤心,而要因失去了你的兄弟而伤心。”(意思是兄弟的死去),但事实上我并没有说你的兄弟已经死了,但如果那的确发生了,要为之而悲伤。因此虽然耶稣说:“要因你们的名记录在天上欢喜”,并不是说那已经发生,而不要因鬼服了你们就欢喜。

启示录 3:16 “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这还是指的唯名的基督徒,他们还没有由神生。虽然得救(由神生)发生在某一时刻,但在实际转变之前往往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因此在这个过程中,有可能会走到叉路上去,就像很多这些经文所讲的那样。


希伯来书的有关经文:

希伯来书 6:4-6 “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又于圣灵有分,并尝过神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权能的人,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因为他们把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地羞辱他。”
这一段描述的是一个人受到了启发,懂得了福音。但只是懂得并不能使人得救。他们尝过天恩的滋味,指的可能是彼得在【启示录 2:38】里所说的像礼物一样赐给我们的圣灵。如果是那样的话,“尝过”和“有分”指的都是他们与圣灵的经历。那么这说明这些人已经由神生了吗?罗马书说:“如果神的灵住在你们心里,你们就不属肉体,乃属圣灵了。人若没有基督的灵,就不是属基督的。”【罗马书 8:9】但这样的人有圣灵住在心里吗?“有分”译自希腊文“μετοχοζ”,意思是“成为伙伴”。这个词在新约里首先出现在路加福音里:“便招呼那只船上同伴来帮助。”【路加福音 5:7a】圣灵与那些在他的帮助下来到基督的人的关系就是这样,在这个关系里,他作为同伴来到那个人的身旁,就像以色列人在旷野里被云柱和火柱领着一样。

他们还经历了神的道是多么的好,虽然他们还没把他们的信放在里面。他们也经历了神迹,这使得他们在神的眼里要负更多的责任,如耶稣曾说:“哥拉汛哪,你有祸了!伯赛大啊,你有祸了!因为在你们中间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推罗、西顿,他们早已披麻蒙灰悔改了。但我告诉你们,当审判的日子,推罗、西顿所受的,比你们还容易受呢。”【马太福音 11:21-22】这些人仅仅因为有这样的经历就是由神生的吗?否!

一个人有了这样的知识和经历,又拒绝基督将永远不得赦免。即拒绝圣灵向他所显现的,他就亵渎了圣灵,如耶稣说:“凡亵渎圣灵的,却永不得赦免,乃要担当永远的罪。”【马可福音 3:29】在已经把这个人领到得救的地步,在已经给了他足够的证据让他做决定之后,又遭到他的拒绝,圣灵就要断绝与这个不信的唯名基督徒的伙伴关系,永不回头。因为,“若长荆棘和蒺藜,必被废弃,近于咒诅,结局就是焚烧。”【希伯来书 6:8】

另见韦思特(Wuest)(NASB的翻译)对【希伯来书 6:4】的解释

希伯来书 10:26-27 “因为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惟有战惧等候审判和那烧灭众敌人的烈火。”

只是“得知真道”并不等于由神生。知识本身并不能使人得救。特别地,这里的“得知”是“επιγνωσιζ”,意思是知道某件事。(而不是“γνωσιζ”,意思是关系性的知识。)因此,他指的再一次是唯名的基督徒,如约翰说:“凡住在他里面的就不犯罪。凡犯罪的是未曾看见他,也未曾认识他。”【约翰一书 3:6】因此,如果一个“基督徒”有这样的行为,那就表明他未曾由神生。

希伯来书 10:38-39 “‘只是义人必因信得生(“义人”有古卷作“我的义人”),他若退后,我心里就不喜欢他。’我们却不是退后入沉沦的那等人,乃是有信心,以至灵魂得救的人。”

第三十八节是从《七十长老本》里引用的【哈巴谷书 2:4】“If he should draw back my soul will have no pleasure in him: but the just shall live by my faith.”那么“我的义人”是不是由神生了呢?在五旬节之前,还没有人由神生。因此,那些关于由神生的人的话(比如【约翰一书 3:6,9】,未必适用于旧约里,比如【哈巴谷书 2:4】里,所说的那些“义人”。他们有可能退后和沉沦。但希伯来书很明确地说新约里由神生的基督徒不这样,比如【希伯来书 10:39a】宣告说:“我们却不是退后入沉沦的那等人,”如果这对于真正的信徒来说不是必然的,他怎么能够这样说呢?那些“退后入沉沦的”是他在【希伯来书 10:26-27】里提到的那些唯名的基督徒。


关于叛教的经文:

使徒行传 20:30 “就是你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

保罗是对以弗所教会的长老们这样说的。作了教会的长老并不等于你是由神生的。

提摩太前书 1:18-20“我儿提摩太啊,我照从前指着你的预言,将这命令交托你,叫你因此可以打那美好的仗,常存信心和无亏的良心。有人丢弃良心,就在真道上如同船破坏了一般。其中有许米乃和亚力山大,我已经把他们交给撒但,使他们受责罚,就不再谤渎了。”

这并没有说许米乃和亚力山大开始曾经有使人得救的信。这种人是唯名的基督徒,他们从来就没有由神生。

提摩太后书 2:16-18 “但要远避世俗的虚谈,因为这等人必进到更不敬虔的地步。他们的话如同毒疮,越烂越大,其中有许米乃和腓理徒,他们偏离了真道,说复活的事已过,就败坏好些人的信心。”

两个从未由神生的领袖把一些唯名的基督徒引入歧途。

提摩太前书 4:1 “圣灵明说:在后来的时候,必有人离弃真道,听从那引诱人的邪灵和鬼魔的道理。”

“真道”指的是由圣经定义的基督教。有些唯名的基督徒将离弃圣经所定义的基督教,转入邪教或其它宗教。这表明他们就像【约翰一书 2:19】所宣告的那样,从未由神生。

提摩太前书 6:20-21 “提摩太啊,你要保守所托付你的,躲避世俗的虚谈和那敌真道、似是而非的学问。已经有人自称有这学问,就偏离了真道。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

有哪里说“有人”曾由神生,后来又离了真道?难道约翰·卫斯理曾是这样一个例子,后来又离了真道了吗?

彼得后书 2:1 “从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来,将来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师傅,私自引进陷害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自取速速的灭亡。”

圣经里在哪里说这些假先知和假教师曾由神生?耶稣说:“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马太福音 7:22-23】因此,按照耶稣,这种人从来就没有由神生。

彼得后书 3:17 “亲爱的弟兄啊,你们既然预先知道这事,就当防备,恐怕被恶人的错谬诱惑,就从自己坚固的地步上坠落。”

“坚固的地步”译自“στηριγμοζ”一词,意思就是“坚固不动摇”。这不是在宣告他们实际所在的位置,而是在描述使人得救的信的一个特征。这个词的动词形式常被翻译成“坚固”。比如,“打发我们的兄弟,在基督福音上作神执事的提摩太前去(“作神执事的”有古卷作“与神同工的”),坚固你们,并在你们所信的道上劝慰你们,”【帖撒罗尼迦前书 3:2】“你们也当忍耐,坚固你们的心,因为主来的日子近了。”【雅各书 5:8】因此,这一节说的不是他们已经得救和由神生。彼得在他的这封信的一开始承认他不确定他们的得救状态,因为他说:“所以弟兄们,应当更加殷勤,使你们所蒙的恩召和拣选坚定不移。”【彼得后书 1:10a】保罗同样在哥林多后书里说:“你们总要自己省察有信心没有,也要自己试验。岂不知你们若不是可弃绝的,就有耶稣基督在你们心里吗?”【哥林多后书 13:5】彼得在给他们写信的时候虽不确定他们的得救状态,但相信他们至少对福音有准确的知识,因为他说:“你们虽然晓得这些事,并且在你们已有的真道上坚固,我却要将这些事常常提醒你们。”【彼得后书 1:12】但知识本身并不足以使人得救,如果人的信不具有深信的特征——而只是一个摇来晃去的观点,当彼得在这封信里常提到的假教师引进荒渺的观念时,这些观点就随时改变。

他是在警告唯名的基督徒,要使他们对基督的动摇的信成为坚定不移、深深的信,那不可避免地会结出义的行为的果子。只有那样,“所以弟兄们,应当更加殷勤,使你们所蒙的恩召和拣选坚定不移。你们若行这几样,就永不失脚。这样,必叫你们丰丰富富地得以进入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永远的国。” 【彼得后书 1:10-11】

约翰二书 1:8-9 “你们要小心,不要失去你们(有古卷作“我们”)所作的工,乃要得着满足的赏赐。凡越过基督的教训,不常守着的,就没有神;常守这教训的,就有父又有子。”

这并不是说这些“越过基督的教训”,声称得到了新的启示,开始他们的邪教的人曾属于神。(这又一次解释了为什么【约翰一书 2:19】说属于神的人必不会这样叛教。)持守真道表明一个人已经由神生,反之就表明一个人从未由神生。

更多关于叛教的经文:

提摩太前书 6:9-10 “但那些想要发财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网罗和许多无知有害的私欲里,叫人沉在败坏和灭亡中。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

“离了真道”并不说明他们失去了拯救。这也一不意味着这些人曾由神生。
 

彼得后书 2:20-22 “倘若他们因认识主救主耶稣基督,得以脱离世上的污秽,后来又在其中被缠住制伏,他们末后的景况就比先前更不好了。他们晓得义路,竟背弃了传给他们的圣命,倒不如不晓得为妙。俗语说得真不错:‘狗所吐的,它转过来又吃;猪洗净了,又回到泥里去滚。'这话在他们身上正合式。”

“认识”在这里不是“γνωσιζ”(关系性的知识),而是“επιγνωσιζ”(知道某件事)。说的是人决定跟随基督,开始离开罪,脱离世上的污秽,然而在他们离开基督,回到他们先前的生活里时,其信心的质量还没有能够被神接受,使人得救。这很像那些出了埃及,后来又后悔的人。这些人从未由神生。

雅各书 5:19-20 “我的弟兄们,你们中间若有失迷真道的,有人使他回转。这人该知道,叫一个罪人从迷路上转回,便是救一个灵魂不死,并且遮盖许多的罪。”

这说的是一个以罪的生活方式生活的唯名基督徒的转变。

加拉太书 6:1 “弟兄们,若有人偶然被过犯所胜,你们属灵的人,就当用温柔的心,把他挽回过来。又当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诱。”

这并没有说这个人失去了他的拯救,即使是那样,这里没有说这个人是否只是唯名的基督徒。

使徒行传 5:1-10 亚拿尼亚和撒非喇之死。

这即没有说这两个人是由神生的,也被有说他们死后灭亡了。不要过分地解释历史性的经文。


旧约里的有关经文

以西结书 18:24“义人若转离义行而作罪孽,照着恶人所行一切可憎的事而行,他岂能存活吗?他所行的一切义都不被记念。他必因所犯的罪,所行的恶死亡。”

这说的是靠行律法称义,而不是因信称义。保罗在罗马书里说到这个区别:“原来在神面前,不是听律法的为义,乃是行律法的称义。”【罗马书 2:13】保罗对比了以行为为基础的义和以信为基础的义:“所以,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称义,因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但如今,神的义在律法以外已经显明出来,有律法和先知为证:就是神的义,因信耶稣基督,加给一切相信的人,并没有分别;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如今却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地称义。”【罗马书 3:20-23】

还有,因为这一节出自以西结书,在那时还没有人由神生。只有在五旬节之后才有新生。因此这里说的不是由神生的人可以失去他的拯救。


更多有关经文

彼得后书 3:9 “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他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

不愿任何一个唯名的基督徒沉沦,而愿人人得救。

提摩太前书 4:16 “你要谨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训,要在这些事上恒心;因为这样行,又能救自己,又能救听你的人。”

保罗告诫提摩太,如果他仔细地学习圣经,就能把他自己和别人从这些异端里(注意上下文)救出来。还可以说,保罗间接地警告提摩太要住在神的道里【彼得前书 1:23】【约翰一书 2:14】,确保自己是由神生的“真”基督徒。


更多对唯名基督徒的警告

哥林多后书 11:3-4 “我只怕你们的心或偏于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就像蛇用诡诈诱惑了夏娃一样。假如有人来另传一个耶稣,不是我们所传过的;或者你们另受一个灵,不是你们所受过的;或者另得一个福音,不是你们所得过的,你们容让他也就罢了。”

哥林多前书 10:12 “所以,自己以为站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

提摩太后书 2:12“我们若能忍耐,也必和他一同作王;我们若不认他,他也必不认我们;”

希伯来书 3:6 “但基督为儿子,治理神的家。我们若将可夸的盼望和胆量坚持到底,便是他的家了。”

歌罗西书 1:22-23 “但如今他借着基督的肉身受死,叫你们与自己和好,都成了圣洁,没有瑕疵,无可责备,把你们引到自己面前。只要你们在所信的道上恒心,根基稳固,坚定不移,不至被引动失去(原文作“离开”)福音的盼望。这福音就是你们所听过的,也是传与普天下万人听的(“万人”原文作“凡受造的”)。我保罗也作了这福音的执事。”

哥林多前书 15:2 “并且你们若不是徒然相信,能以持守我所传给你们的,就必因这福音得救。”

很多阿民念派的人在解释这样的经文时所犯的错误就是假定这些经文说的是得救的条件,而没有认识到这些经文其实是在说已经得救的人的特征。(一个你下次遇见“如果”的经文时值得考虑的事。)


堪尼思·韦思特

(《新美国标准译本(NASB)》的翻译)

【希伯来书 6:4】的注释

希伯来书 6:4-6 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又于圣灵有分,并尝过神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权能的人,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因为他们把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地羞辱他。
“于圣灵有分”

我们务必当心,注意被翻译成“有分”的希腊词(“μετοχοζ”)的意思不同于“拥有”,意思是说这些希伯来人拥有圣灵,就好像圣灵像住户一样要来永久地住在他们的心里一样。这个词由动词“εχω”(意思是“拥有,掌握”)和介词“μετα”(意思是“与……同在”)。这个词在【路加福音 5:7】里被翻译成“同伴”,表示一个人与另一个人为了共同的任务和事业而合作。这个词在【希伯来书 3:1】里被用来表示这封信的收信人同蒙天召。也就是说,他们一起,同蒙天召。这些希伯来人离开以色列国的地上的召唤,与有天上召唤的教会认同。这个词还用在【希伯来书 3:14】里,说的是那些共同参与到主耶稣里的人。

“μετοχοζ”这个词也用于普通的希拉文里。茂尔顿(Moulton )和密利根(Milligan)举了如下这些例子:“我们,苏格拉底的儿子迪昂尼西斯及伙伴收藏家”,“帕芒尼斯的儿子皮可斯和他的同僚”,“控股公司的合伙人”,“我不能参与耕作”,“有些人这样做是因为他们是那些人的恶行的参与者”。因此这个词着重表示一个人与另一个人共同参与活动或拥有财产。这个词在这里也是如此。这些希伯来人以尚未得救的人力所能及的方式成为圣灵的伙伴,也就是说他们愿意与他合作,接受他对得救之前的人所做的工,把他们一步步地引向信的行为。他已经引导他们进入了悔改的行为。下一步就是信。在这里,他们有背弃圣灵,转回到献祭的危险。彼得在他的第一封书信里(1:2)里的话:“借着圣灵得成圣洁,”说的就是圣灵对尚未得救的人所做的工,使他们从不信里分别出来,来到信里。从这个词的上下文看,这个词不意味着这些希伯来人已经由圣灵所生,得了圣灵的印记,有圣灵住在里面,受了圣灵的膏抹,受了圣灵的洗进到基督的身体里,或充满了圣灵。圣灵所做的工把他们引向信是一件一劳永逸的工作,这项工作是如此的彻底,以至永远不需重复。然而这件工作本身并不是永久的,因为这件工作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这由所使用的不定过去时表达出来,指的只是事实,而不是完成的,说的是已完成的行为有现在的结果。作者没有在这里使用完成时态,而是使用不定过去时,表明圣灵在这些希伯来人身上所做的工尚未完成。到目前为止,这件工作是完美的,彻底的。但在这些希伯来人接受圣灵所提供的信之前,这件工作尚为完成。因此,这件工作是否能够完成不在于圣灵,而在于他们是否愿意作为伙伴与圣灵合作。


堪尼思·韦思特
【约翰一书 2:19】的注释

“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却不是属我们的。若是属我们的,就必仍旧与我们同在。他们出去,显明都不是属我们的。”(《和合本》)

“They went out from us, but they were not of us; for if they had been of us, they would no doubt have continued with us: but they went out, that they might be made manifest that they were not all of us.” (《钦定译本》)

这一节里的“从……中间出去”和“属”都是译自介词“εκ”,跟随这个介词的是离格。离格有两类,分离的离格和原因的离格。“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里的离格是分离的离格。这些假教师(敌基督的)从真信徒里出去,意思是说他们在教义上从作为主耶稣身体的教会所持的立场上离去,他们曾经只是在知识的意义下接受了这个立场。那只是从理性上同意了关于基督的教义,而不是从心里接受基督。

“却不是属我们的”里的离格是原因的离格。也就是说,敌基督的根源不在由真正的信徒所构成的基督的身体里。他们只是世上可见的、机构化教会的成员。他们没有参与使基督身体的成员有生命的神的生命。所有这些意味着叛教者是一个未得救的人,他在思想同意了上基督徒信仰的教义,然后又拒绝那些教义,尽管仍然待在可见教会的机构里,从外表看是基督徒。

约翰推论说如果这些敌基督的曾属于基督的身体,拥有与真正的信徒相随的神的生命,那么他们就将在教义的问题上与这些真正的信徒在一起。但是,他说,他们从教会的教义立场上离去,说明他们从来就不属于这些圣徒。《钦定译本》在这里的用词会让人产生误解,“that they were not all of us,”(他们不是全都属我们),读者会以为有些敌基督的曾属于圣徒。这句话应该被翻译成“All were not of us.”(全都不是属我们的。)在希腊文里,动词是分开的。在这种情况下,按照新约的用法,这个否定指的是全部。而在《钦定译本》里这个否定指的是部分。


Jul 29,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