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 English 简体中文

約翰福音 1:19-34

施洗約翰

修直主的道路

1:19 約翰所作的見証記在下面:
  猶太人從耶路撒冷差祭司和利未人到約翰那堙A問他說:“你是誰?”

1:20 他就明說,并不隱瞞。明說:我不是基督。
1:21 他們又問他說:
  “這樣你是誰呢?是以利亞嗎?”他說:“我不是。”
  “是那先知嗎?”他回答說:“不是。”

1:22 于是他們說:
  “你到底是誰?叫我們好回覆差我們來的人。
你自己說,你是誰?”

1:23 他說:“我就是那在曠野有人聲喊著說:
‘修直主的道路,’正如先知以賽亞所說的。(【以賽亞書 40:3】)

1:24 那些人是法利賽人差來的(或作“這那差來的是法利賽人”)。
1:25 他們就問他說:
  “你既不是基督,不是以利亞,也不是那先知,為什麼施洗呢?”

1:26 約翰回答說:
  “我是用水施洗,但有一位站在你們中間,是你們不認識的,

1:27 就是那在我以後來的,
  我給他解鞋帶也不配。”

1:28 這是在約但河外伯大尼(有古卷作“伯大巴喇”),約翰施洗的地方作的見証。

看哪,神的羔羊

1:29 次日,約翰看見耶穌來到他那堙A就說:
  “看哪,神的羔羊,除去(或作‘背負’)世人罪孽的。

1:30 這就是我曾說:
  ‘有一位在我以後來,反成了在我以前的,因他本來在我以前。’

1:31 我先前不認識他,如今我來用水施洗,
  為要叫他顯明給以色列人。”

1:32 約翰又作見証說:
  “我曾看見聖靈,仿佛鴿子從天降下,住在他的身上。

1:33 我先前不認識他。只是那差我來用水施洗的對我說:
  ‘你看見聖靈降下來,
  住在誰的身上,誰就是用聖靈施洗的。’

1:34 我看見了,就証明這是神的兒子。”


問題討論

第21節 他們所說的“那先知”指的是誰?(見【申命記 18:15】
為什麼他們要問他以利亞呢?(見【瑪拉基書 4:5】
【馬太福音 11:14】堙A耶穌說施洗約翰就是以利亞,但在這堿I洗約翰自己說他不是以利亞。你如何解決這個佯謬呢?
第23節 約翰是如何致力于“修直主的道路”的?我們該怎麼做呢?
第27節 約翰在這媗膆雈X的基督徒的品質是什麼?
第29節 在猶太教堹怞洉O如何用來除去罪孽的?
第30節 耶穌比約翰年少六個月,怎麼約翰卻說耶穌本來在他以前呢?(見本章的前半部分)
第33節 聖靈是誰或是什麼?約翰是用什麼施洗的?耶穌是用什麼施洗的?在施洗時發生了什麼?


注釋

事件的順序鑒于約翰在此提供了事件的逐日記錄,釋經的人得出結論說這些事發生在耶穌受洗和四十晝夜在曠野受試探之後。

第19-23節 施洗約翰不是實際上的以利亞,而是按照天使在【路加福音 1:17】所說,在精神上與之相同:他必有以利亞的心志能力,行在主的前面,叫為父的心轉向兒女,叫悖逆的人轉從義人的智慧。又為主預備合用的百姓。”但在說到祭司和利未人所暗指的,【瑪拉基書 4:5】堛犒w言“看哪,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亞到你們那堨h。”時,耶穌說施洗約翰:“你們若肯領受,這人就是那應當來的以利亞。”【馬太福音 11:14】

那先知”是指【申命記 18:15】 “耶和華你的神要從你們弟兄中間給你興起一位先知,像我,你們要聽從他。”所說的那“一位先知”。那先知原來就是耶穌,如彼得在【使徒行傳 3:22】堜畟_言的那樣。

如此說來,祭司和利未人認為實際上的以利亞要在基督以前到來,以及認為摩西所說的那位先知與基督不同是錯誤的。穆斯林現在認為穆罕默德就是摩西所說的那位先知也明顯是錯誤的。

第24-28節他對他們質問他為什麼要施洗的回答基本上是──“這比起將要發生的算不了什麼。”對觀福音更進一步地說明了這一點,說耶穌,“他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馬太福音 3:11】約翰的施洗是悔改的施洗,而基督的施洗是重生的施洗。一個是用水,一個是用聖靈與火。所以要明白聖經埵b說施洗時,不一定是指用水施洗。

第29-34節 “神的羔羊”是指在摩西的律法堛瘧m祭,人的罪孽被犧牲的動物所遮蓋。而這些只是基督在十字架上所獻的、實質上除去世人罪孽的贖罪祭的象徵性預兆。注意到他所說的是世人而不僅僅是以色列人。所以,從一開始福音就不光是關于神與猶太人的關系,而是神與全人類的關系。我認為在這堙孛o孽”之所以是用的單數是要表達一個總的范疇因而包括了所有的罪孽。

我不是太清楚約翰說:“我先前不認識他,”是什麼意思,因為約翰是他的表兄,而且他的母親以利沙伯當耶穌還在馬利亞的腹堮伝N稱耶穌為主。【路加福音 1:43】)并且在胎中的約翰也對主耶穌的出現有所感應【路加福音 1:44】)。還有在【馬太福音 3:14】堿钂囿磼在這些徵兆顯示出來以前就認識他。也許約翰的意思是說,雖然他自己知到他是基督,但在客觀觀察的基礎上還沒有正式宣告他是基督。在這堙A“認識”一詞不是用來表示關系知識的“ginosko”,而是用來表示由感觀得來的知識“oida”。雖然在胎中他就認出了基督,但還沒有在外在徵兆的基礎上認識他。正是在基督受洗時他正式宣告了耶穌是基督──受膏者──以神所給的徵兆作為依據,并且用與先知膏抹王相類似的方式,他用施洗膏抹這個王。


2020年09月21日